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最近读完了“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想读这本书已经很久了。前些年还在usc的时候就从图书馆借过英文版的译本,不知道是因为英文太难读还是因为当时的心境不对,仅仅翻了几页而已。这一次选择中文版,果然好读很多。这本许钧的译本名字为“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可是不知为何,我一直觉得“生命不能承受之轻”更为顺口。

读完心中感想颇多(特别是前面三,四章),可是特别杂乱,不知道该怎么把脑袋里的思绪记录下来。可能是因为读的半懂不懂吧,也不敢完全确信读懂了作者要表达的意思,想必将来肯定还要再读一次。在这里就把喜欢的一些话记录下来吧。

“一切都是马上经历,仅此一次,不能准备。好像一个演员没有排练就上了舞台。如果生命的初次排练就已经是生命本身,那么生命到底会有什么价值?正因为这样,生命才总是像一张草图。”

“他同特蕾莎已经生活了七个春秋,此刻他才发现,对这些岁月的回忆远比他们在一起生活时更加美好。”

“没有比同情心更重的了。哪怕我们自身的痛苦,也比不上同别人一起感受的痛苦沉重。为了别人,站在别人的立场上,痛苦会随着想象而加剧,在千百次的回荡反射中越来越深重。”

“要去看一看当一个人抛弃了所有他一直都以为是使命的东西时,生命中还能剩下什么。”

“做的是自己完全不在乎的事,真美。从事的不是内心的“es muss sein”逼着去做的职业,一下班,就可把工作丢在脑后,托马斯终于体会到了这些人的幸福(而从前他总是对他们心存怜悯)。”

“使命?特雷莎,那是无关紧要的事。我没有使命。任何人都没有使命。当你发现自己是自由的,没有任何使命时,便是一种极大的解脱。”

One thought on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