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vel like a local

想来日本走走看看很久了,这次终于得以成行,也许真的是来得早不如来的巧。行程是特意安排在樱花季,也就是三月底四月初,但是樱花的开花时间和天气有很大关系,即便是日本的专业预报组织也很难准确的预告满开是哪一周。到了东京以后,直奔目黑川,潺潺流水,沿岸几公里的樱花已然正是最绚烂的时候,那种美无法用相机捕捉,甚至无法言喻。买上一杯啤酒,沿着盛开的樱花树走走停停看看,实在是一种美好的体验。想到这些美丽的花儿过一两周就会全部凋零,剩下光秃秃的树枝,不免有些怅然。

对于一般游客来说,赏樱,逛著名景点,购物大概就是主要任务了。同时也有不少人旅行追求的是体验当地的生活,也就是所谓的local experience,比如去一些小众的景点,寻找当地人常去的餐馆和street food。即便是这样,作为游客的我们依然很难像本地人一样体验当地的生活。记得前段时间跟同事聊起在旅行中怎么样才算是真正的体验当地的生活,像当地人一样生活又意味着什么。对于地球上大多数地方的人来说,其实那不就是每天朝九晚五的工作,还有下班之后的生活吗。到一个地方旅行,要想去体验这样的生活恐怕从时间和可行性来说都不是很实际,一般旅行到一个地方时间很短而要去看的地方太多,更不用说去找一个实实在在的工作,很多人旅行就是为了从日常工作中脱身出来给自己一个喘息的机会吧。

对我来说,正好公司在东京有一个office,得以安排在东京工作一个星期,同时可以晚上和周末去附近逛逛。正是因为这样一个安排而得到一个非同寻常的旅行体验,对于追求像本地人一样的旅行,有什么能比过到一个地方开始上班更像本地人的呢。东京office在新宿很中心的位置,起床之后像平时一样洗漱,把电脑装进书包出门,走在路上看着身边西装领带步履匆匆的上班族,好像我也成了他们的一员,瞬间丢失了我的游客身份。大概十分钟就到了,一栋几乎毫无特色的办公楼,坐上电梯走进办公室,受到东京同事热情的迎接。接下来就像是例行常规,吃过自助早饭,掏出电脑连上公司网络开始工作,依然是熟悉的电脑和代码,办公室也同样是有着浓浓的设计感,尽管是因为日本特色而使用了大量木质材料。中午下楼吃饭,附近各种日式餐馆琳琅满目,拉面寿司烤肉海鲜应有尽有,不愧是新宿中心,看见拖着行李箱转悠的游客,心里想,我大概和他们有一点不同吧。午饭回来,像往常一样,泡上一杯咖啡继续工作,背后的同事讲着日语,完全听不懂在讲什么,这么一想,此刻的我正在日本一栋不起眼的办公楼里工作,就像是东京的任何一个白领一样,而游客们大概都在公园赏樱和买买买吧,这才是真正的local experience啊。这种在本地人和游客身份的来回瞬间切换可真是一种独特的体验,能够提供这样的机会和环境也是现在公司的独到之处吧。

2018.4.1 于 Efish Kyoto

Advertisements

Run Detectron with specific GPUs

I was running the getting started model in Detectron in a shared environment with eight GPUs where the first one was being used. I can only use the rest. I was looking for options in Detectron and modifying its code so I can specify what GPUs to use. Apparently there is a simple and better way. Just export the following environment variable before running anything else. With this, my experiment is running on GPU 2, 3, 4 and 5 🙂

export CUDA_VISIBLE_DEVICES=2,3,4,5

I learned this from http://acceleware.com/blog/cudavisibledevices-masking-gpus

Know thyself

从来没有哪一年的年终小结会有如此多的思绪想要写下来,大致是因为今年发生了不少事情,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会更加珍惜现有的时间。今年有两个最大的收获,一直想把它们记录下来,没有比今天(12月31号)更合适的时间了,再不写就要拖到明年了。

最近这两三年开始常规性的运动,在之前公司的时候,每天下班之后会沿着下山的公路小跑半小时,一路上蓝天白云,牛羊花草,感觉甚是美好,偶尔也会去公司里的健身房用器械做一些简单的动作。换工作之后,没有了田野,倒是公司对面就有一个专业的健身房,抱着试试的心态去参观了一下,然后就被套路了,先是给了三天免费试用期,又是公司折扣价,然后拉来一个健身教练谈论如何进行训练,考虑了两天最后决定尝试一下,没想到这是今年最大的收获之一。在教练的带领下开始学习力量训练的各种动作和机械,每周一三五三次。一两个月以后已经对需要做的动作已经非常熟悉了,甚至给自己列出了一个训练安排。最重要的是,可以在自己身体上看见一些明显的变化,从以前的弱不禁风到有一些肌肉和线条,洗澡时照镜子自己都会忍不住欣赏一番,原来身体可以这么美,而且这是我自己的身体啊!

之前对于健身的映像大都来源于电影里和偶尔走在路上碰到的肌肉男,实在不觉得那样有任何美感,因此对于健身是不屑一顾的,自己是肯定不会去做的,更是想不通那些人为什么要花大把的宝贵的时间在健身房里做这种无意义的事情。这一次机缘巧合,走入这个世界开始尝试之后,完全颠覆了我之前的看法,这种对自身身体的调节和训练以使其达到最佳状态,对身体和精神都是一个很好的提升。

我比较喜欢下班之后去健身,因为经过一天的工作脑袋已经非常累了,这时候做一些体力上的运动是非常合适的,同时脑袋可以进行休息和反思。每天早上起来,大脑清醒,我则认为那时候更适合做一些脑力活动。关于健身的app,推荐Strong,可以用来记录每一次训练的量,以便根据进度调整重量。Keep也很不错,可以根据里面的真人视频进行有针对性的训练,比如我正在跟随里面的初步腹肌训练。

另外一个收获则是跟工作效率有关,工作之后一个明显的感觉就是每天都很忙,可用时间很少。如果想在工作之余学习一门新技术,做一个side project,或者是准备面试,都很难腾出整块的时间来做这些。我发现一个经过亲自验证非常有效的办法,简单的说就是早睡早起,有效利用早上上班之前的整块时间。比如我的做法是,下班之后吃饭休息洗漱,九点半上床,读小说半小时,10点睡觉,早上六点起床,八个小时睡眠,从六点到九点有三个小时可以工作学习,这时候大脑非常清醒,因此效率也会极高。每天三个小时的有效学习时间,这样一年积累下有一千多个小时,相当于多了136个(八小时)工作日,如果能坚持下来,那可是不得了的。

对于2018,我打算在早上加入半小时的跑步,因此新的计划为五点半起床,跑步半小时,然后再开始工作学习。想一想,这其实与我们的高考备考生活差不多,这样说来这个方案还是不无道理的。只不过高考完了以后,大学和研究生的生活都有太多自由,因此也就放纵了自己。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人生就是一个发现和了解自身的过程。这里总结的两个习惯似乎都蕴含着对自己更好的了解,无论是身体还是时间。高考时,按照学校和老师的要求去做,并未深入的思考过为什么要那样的作息,而这一次通过自身的总结,好像是把这个习惯再发现了一次。媒体上经常引用的“科比问记者你见过洛杉矶凌晨四点的样子吗”的故事似乎也与我的这个发现不无巧合。做好一件事情,成为一个领域的专家需要一万个小时,如何从我们忙碌的生活里找出这么多时间,并且比其他人更高效,好的工作习惯与坚持大概必不可少。

2017: Transformational and Transitional

还没开始盼望感恩节假期就来到眼前,现在已经坐在LA的一个airbnb里享受着短暂的悠闲。心心念念的天使之城,每一条街道都是那么的熟悉,似乎呼吸的空气都有一种独特的轻松的味道,不免会触动一些心情,可能没有比此时更适合回想今年已经过去的十一个月。

今年算起来也就干了两件事情,上半年是换工作,下半年则是开始新的工作适应新的环境,标题两个T开头的单词完美的总结了这两个半年的时光。

先谈谈换工作吧,虽然如愿以偿的进入了dream company,前半年最大的收获可能不是这份工作,而是其中的过程。作为这个行业的既成事实,面试的难度和所需要做的准备都是相当可观的,虽然不可以和高考GRE相提并论,可也是需要花费一番功夫的。对于已经工作的人来说再同时准备面试,这无疑是个挑战,每天朝九晚六的上班,回到家中脑袋基本已经处于停滞状态,又要马上切换到面试准备模式,听起来都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最近在Blind上就有看到过类似的提问:“已经工作了该怎么腾出时间来准备面试?”一般可能想到的就是利用晚上和周末的时间进行准备,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每天下班之后的那段时间的效率真的不高,所以开始尝试把这一块时间完整的挪到早上,也就是晚上十点准时睡觉,早上六点准时起床,这样每天早上有三个小时整块的时间和完全清醒的大脑,这个时段的效率无疑是很高的。对于一个已经习惯晚睡的人来说,这确实不是一个容易的改变。首先得有足够的早起的动力(对那时的我来说也就是一份更好的工作)。其次需要一个把人从梦中叫醒的办法,闹钟简单粗暴值得一试,不够我想应该会有更自然的办法,我最后的做法就是买来一组飞利浦的智能灯泡,定时在五点五十点亮,这样每天六点的时候外面虽然还是黑蒙蒙一片,卧室里已经像是大白天了,很自然也就醒过来了,没有闹铃的粗暴而是无比的自然,这可能是今年最有价值的一笔投资了。

从老东家换到新的公司这个过程中的感受对我来说无疑是transformational的,上一家公司有着辉煌的百年历史,数量大到惊人的雇员,根基深厚和顶尖的研发,每个人甚至有着单独的办公室。我们的办公楼位于一个作为公园的小山的山顶上,风景极好,周围满是花草牛羊和各种野生动物,经常可以看见小鹿在附近出没,每天午饭后围着山顶散步一圈,可是相当惬意。每天上下班必然需要上山下山,沿着蜿蜒的山路操控着保时捷的方向盘精确的追随着道路的弧线,对于爱车之人这可是求之不得的体验。而新加入的公司,从成立到现在也还不满十年,人数两千,每人只分得一个一米多宽的小桌子,公司的位置则是在拥挤不堪的城里,出了大门不远就可以看到一排排的homeless的小帐篷。除去这些差别,公司以人为本的文化,还有着重设计的理念则是让我大为吃惊又倍加喜欢,原来公司可以是这样的,而不仅仅是一部对市场和股东负责的机器。设计感在公司各个方面的贯穿,不管是办公楼和会议室的设计,产品的设计,卫生间的装饰和幻灯片模板的设计都印证着这是一件独特的公司。我想的我文字功底不足以将其表达出来,唯有亲眼所见才能更好的表达出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工作环境和公司文化带给我的冲击。

下半年在新公司入职之后,一开始便是大量的阅读文档和代码以熟悉新的系统和架构等等,虽然有一些新的东西不过也算是驾轻就熟,适应起来并不费劲。倒是文档和代码注释里的四处可见的拼写错误让我心痒痒的想把他们一个个的订正过来,心想也许这就是创业公司的节奏吧,为了快速前进这类鸡毛蒜皮的错误当然是暂且忽略不管。

换到一个新的环境,虽说适应起来很快,毕竟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每个公司甚至每个部门的文化,工作流程和工具都不尽相同。好在一般公司,尤其是大一点的公司,都相当理解这一点,并不会一开始就给与过大的压力,而是会提供一定的“学习期”。因此,在换工作或者转换领域是需要考虑到这样的“学习期”对于productivity和个人发展的负面影响的。就这一点来说,我的经验还是蛮丰富的,打算下次单独写一点心得。

工作方式是这两个公司的一个明显差别,之前的公司管理和计划严谨,大部分工作内容都是top-down,领导们已经为你规划好了每一个季度要做什么。而现在的公司有很一大部分则是bottom-up,需要自己去思考和寻找问题,怎么做才能给产品和团队带来更大提升和收益。寻找和发现问题,并将问题的重要性归类,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甚至要难于给出问题的解决方案,这大概也是我在今后需要更多学习和提升的一个方面。

这一篇是2017的工作小结,今年的收获远远不止于此,其他的收获再另做记录吧。

当我在上海时,我在想什么

前些天读完《1984》和余华的《兄弟》,然后村上的《远方的鼓声》被选为下一本读物。开始读了一点然后就要收拾行李飞往上海,《远方的鼓声》自然也被收拾到行李里面。《边境近境》是村上的欧洲游记集,他正好是在那段时间创作了最著名的两本小说 — 《挪威的森林》和《舞舞舞》。我一般是会避开游记类的作品的,原由则是喜欢自己原汁原味的体会各地的风情,而不是通过他人的诉说(就好比像吃他人嚼过的甘蔗)。但是,无论如何,既然是村上的作品,还是破例的读一读吧,谁想才读到序言,就已经产生强烈到无法抑制的共鸣,必须将其装入随身的背包。

到达上海,完成了我的第一个Airbnb预定,房间名字简单到直接叫做Nice loft,照片看起来也确实不错,是带着一些期待过去。和房东的联系时被告知他不在家,只有我一个人住。到了门口,找到密码锁,输入密码拿出钥匙,打开房门,一切都算顺利。可是,可是,房间比我想象的要小太多,进门右边是客厅,在门的旁边有一个陡峭的楼梯,我被安排在三楼的房间,顺着楼梯上去,与其说是房间,其实不过是一个刚好能站直身体的夹层,里面摆着一张床,一个电视还有一个衣柜。撇开卧室不说,这房子与我想象的loft也有些差距,我理解中的loft一定有一个大大的落地窗,阳光照射进来充满房间,可是这个房子也就是普通大小的玻璃窗而已,不得不说有一些失望。无论如何,既然来了,就安顿下来吧,反正也只是个旅行的临时住处。

第二天早上一觉醒来,下到客厅,照例开始做起伸展运动。站在客厅中间,面对电视,电视柜上摆了一些旅游纪念品,精装杂志,还有框在相框里的房东的照片和合照。环顾四周,房间虽然不大,却也算是精心装饰过的,几盆大大小小的绿色植物整齐的摆在地上和窗台上,一面墙上有上下三层的横条型木板,上面整齐的摆放着一些香槟和红酒,电视柜旁的小书柜里装满了Lonely Planet系列的旅游指南,还有一个精致的小玻璃瓶装着两根檀香,慢慢的散发出那独特的香味。在进门出甚至发现了一对小哑铃,正好用来做一些workout。除此之外,那边还摆放着羽毛球,网球包等运动装备。至于洗手间,里面紧凑而又整洁的摆放着各种必需品,一个规规矩矩的全自动洗衣机和一个圆滚滚的电热水器和我之前在国内公寓添置的简直如出一辙。一边做着各种伸展动作一边环视房间,突然脑袋里跳出一个想法,好像我和房东经过某种物理意义上的调换,此刻的我生活在他的生活里。我的思想我的身体依旧存在,除此之外的东西都已经被调换。看着房间里四处摆放的相框还有家具,一切突然变得熟悉,陌生感瞬间消失了,这里好像就是我的家,就像是我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和我以后会继续生活的地方。如果可以选择,我会选择原本的生活还是在上海的这样一个生活?

(在把这些想法记录下来的时候,忽然想到这与电影《你的名字》的情节似乎有一丝相似之处,两个人的思想神奇的发生交换从而开始过对方的生活)

— 完成于猫的天空之城

时不我与

有个思绪在脑袋里面很久了,一直想把它写下来,大概没有比现在更合适的时机了,因为明天又是一年的生日。

进入大学之后,很多时间花在学习写程序上,每天和visual studio朝夕相处,msdn翻来覆去读了好几遍,比尔盖茨简直就是偶像中的偶像。同时,IBM的深蓝超级计算机战胜卡斯帕罗夫的消息在我心里树立了蓝色巨人的光辉形象,读完“谁说大象不能跳舞?”一书之后更是对这家创立百年的公司充满无限钦佩。如果有机会去这两家公司其中的一家工作,就算是不给钱我也会一百个愿意,然而,大学毕业时连一个笔试都没有拿到。兜兜转转,博士毕业之后,免面试直接加入了IBM在硅谷的研发团队。开心是肯定的,但似乎没有了当年那种光是听到蓝色巨人,硅谷,研发这几个名词就能触发的那种激动。在IBM的几年里,一起共事的同事中不少都很优秀,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今年,再次更换轨道,有幸拿到apple和facebook等公司的offer。如果是博士毕业那会有这样的机会,应该晚上做梦都会笑醒吧。可是这次,好像并没有太多的纠结就回绝了,加入了现在的公司。

回想起来,似乎想要得到的总是晚来一步。用找工作来作为例子,数据点不多只有两个,然而实际生活里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中学的时候经常晚上和同学跑到游戏厅去打实况,一打就是一晚上,那时候的梦想大概就是家里能有一台play station,可以不用跑出去就能打游戏。工作之后,自然是买了一台放在家里,想打就打,还可以约朋友上家里来打。在当年那个初中生眼里,天底下可能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了。前两个月搬家时,play station被我以不到50块的低价卖给了一位墨西哥邻居,因为上次打开它可能已经是一年前了,上面积了厚厚的一层灰,我想以后我应该也不会再去碰它了。

为什么曾经珍爱的东西已经不再那么重要,是世界在变?是我在变?怎么才能让所得不落后于所想?更加努力应该是答案的一部分吧!

 

东野圭吾 – 恶意

这次旅行带了两本书在路上,东野圭吾的白夜行和恶意,白夜行因为已经读了差不多一大半,正沉迷于其故事中,必须得尽快读完,另外则从书架上的还没读过的里面选了一本感觉有意思的。没花几天时间就在路上读完了恶意,有点意思的小故事,不过还是不如白夜行那么精彩和有悬念。读过一半之后就已经知道凶手是谁,后半段的推理也谈不上特别吸引人。不过因为在路上,手头只有这一本,所以也别无选择。这次旅行特别轻松,没有任何牵挂的事情,早上起来喝个茶读一小段,下午在古城咖啡厅打个盹再读一段,非常惬意。

至于下一本,嫌疑犯X的献身是肯定会读的。昨天又发现村上春树的一本游记评价还挺不错的,应该也会近期读一读。